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2-14

选择谁?

今年很多大公司成立的投资部门,开始进行投资并购,那么做为IT公司的投资经理首先会面对什么呢?可能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选择谁或者哪个方向进行投资。其实从一个IT公司做投资的角度来看,和传统的投资公司或许还有不同。传统的VC可能更加看重一个公司是否能够包装上市或被其他大公司并购的可能。而在IT公司做投资经理,纯粹的投资可能要少一些,投资或并购一些能够对公司现有业务起到战略支撑或者弥补的小公司或许是主要的投资方向。
我之所以这样认为,主要是以前
VC在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并不是很高。中国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改革开放引入外资,最早大部分都是产业投资,而且主要是合资公司。国企背景的中方一定要占大头,牢牢的掌控话语权,这种“定向招生”的关系早就了无数成功和失败的案例。

2000年以后VC开始进入中国,特别是在2007年左右,迎来了一轮投资热潮。很多投资公司成立,到处找企业投钱。也有很多胆子大的创业者到处找人要钱。不过由于盲目性,很多都成为了昙花一现,例如当时著名的京城F4,四个80后互联网创业者,其中就有两个非常不靠谱的年轻人。一个拿到投资之后迟迟没有见到有什么产品,另外一个拿到投资之后马上给老婆买了一个大钻戒。似乎拿到了钱就是成功了,而对于企业的未来没有一丝设想。

当然,国内也有盛大、百度和分众这样的成功案例,但是普遍来看,中国风险投资的回报率在2009年之前,是普遍不够高的。美国出现了Google这样的案例,投进去几千万美元,最终回收了几十亿美元。而顶级的基金公司如KPCB、红杉等支持过的公司可以占到纳斯达克市场一个百分比的份额。但是在中国的回报率似乎就不是很高,按照KPCB合伙人周志雄来看,IDG的某些项目能够回报率超过50%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因此,IT公司如果是想做一个基金业务,做纯粹投资,我想需要就并不只是一笔庞大的资金,可能还需要天外飘来的好运气降落到自己的身上。所以我更看好传统IT公司能够投资一些对公司现有主要业务或公司战略发展起到弥合和拓展的“杠杆公司”或者叫“砝码公司”。通过收购这些公司,让市场的天平倾向自己,从而更加顺利的推进自己的业务发展,并对公司的整体战略起到关键作用。

2010年来看,国内公司进行这种并购也开始逐渐增多。例如腾讯收购康生创想,阿里巴巴收购Phpwind,金山收购可牛。随着大公司实现了良好的资金积累之后,往往会出于公司的战略需要,进行公司收购和兼并,以实现用并购快速占领某个“战略高地”,快速成为该市场的霸主,并通过良好的资金链,稳固霸主地位。国际上的案例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因此从市场的角度来看,2010年之后,国内并购或许将会逐渐增多,通过收购小公司,让自己的业务迅速拓展,突破一些瓶颈,将是许多大公司会做的事情。而进行这种投资,相比那些扶植概念的VC投资而言,更需要对互联网行业清醒的认识,和对技术、趋势、市场、普通用户等深入的了解。

如何选择?

既然明确了主要的投资设想和方向,那么就是如何选择的问题。国内很多投资商都喜欢通过各种投资竞赛活动来寻找投资对象,著名的“赢在中国”和周鸿祎的“起飞计划”都是类似的形式。

但是我通过观察和了解,感觉利用活动这种形式寻找优秀的种子,能够找到的机会少之又少。特别是在参加了几个类似“创投XX”这样的活动之后,我更感觉到,有的时候VC只是看你是否能够将这个故事说圆,而是不是能够将事儿做圆,反而成为了不重要的问题。

特别是某些校园创业活动,很多大学生一上来就激情澎湃的说:“我是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我们能够吃苦,我们有激情,给我融资吧!”的确这些学子可能有激情,但是投资一家公司完全不是看是否有激情。特别是学生没有接触过社会,也没有过做企业的经历。做企业和冲向社会、市场完全是完全不同的经历,只有真正过公司才会知道赚钱的不易。因此,我非常不看好学生创业型公司。

所以,我更看好综合分析公司战略,然后有计划的参加一些“行业会议”,例如“开发者大会”、“敏捷开发大会”等会议,通过在这些会议中寻找一些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公司。定点出击的效果往往要好于那些通过搞活动来吸引团队的方法。

在接触到潜在的目标后,然后在仔细接触,考察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公司的业务科拓展性强不强,业务的量能究竟有多大?例如游戏或者搜索业务,多购置一台服务器或几个服务器,一下子能服务很多人,这种产品的拓展性就很强。业务本身的增长潜力和可能性是我们要考察的很重要的方面。此外,公司的产品要有很广阔的市场,并且企业发展速度很快。

第二,是否能够加固或者拓展公司的现有主要产品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有很多种,但是最基本的条件是一个商业模式的构成是不是足够简单。例如电视台的商业模式就很简单,别人看电视节目并看广告。因此,对于有意向收购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否足够简单也是需要仔细考察的。

有很多人经常谈论一些非常复杂的商业模式,需要经过N道关卡才能够赚到钱,有些恐怕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这种商业模式即便融入到新的架构中,也很难在如今变化剧烈的互联网中赚到钱。所以,商业模式的简单性也是一个重要的标准。

第三,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即公司在收购之后,能否真正的让它长久的对公司现有业务构成可持续性的发展。如果谈不上可持续性,谈不上未来,那么对于公司的意义和价值就要大大缩水。即便是纯投资,没有未来的发展也不可能上市,因为投资者也是希望看到股价年年上涨的。

第四,技术实力。德鲁克认为,公司失败的原因是它们的商业理论过时了,公司过去运营时所做的假设已经不适合现在了,过去的假设包括:市场、顾客、竞争对手、核心竞争力、使命和需要特别强调的技术。现实使这些假设变化了,公司的商业理论也必须跟着变化。而保证商业理论长久过时的方法之一就是产品必须要有一些独特性,或者有一些独特的技术,这样才能够不太容易被竞争对手复制。

第五,管理团队要非常有活力、有激情,而且有能力达到第一标准中设定的目标。特别需要考量的是,这个团队能否处理好人际关系,能否团结协作,一个搞内耗的团队只会阻碍公司的成长。

第六,企业的智力资本是否可继承。对于企业而言,价值分为财务价值和内在价值两种,财务价值反映在公司的各种财务表现指标上,如利润、市值等;内在价值则是公司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如优秀的企业文化、强势品牌、核心技术、牢固的客户基础、多元的销售渠道等。这些都构成了企业的智力资本,智力资本对于IT企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企业的智力资本之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很可能在并购发生后,智力资本的拥有者跳槽,结果发生最终收购没有达到预期的问题。

勇于领先他人、勇于面对孤立,在被人都没有看准的时候,率先定位出手。可能是很多VC的成功之道。

2010-12-13

阿月同学最近要更换手机,一般能够将她见到的所有雷人事儿都快速拍下来,发到微博上。真的,我认为微博的热潮,推进了中国手机的集体更新换代速度。所以选择手机就成了一个很严肃的事情,事关荷包等一系列的问题。

开始我的备选方案是魅族、iPhone、乐Phone、HTC和诺基亚的一款智能手机。诺基亚是最早的淘汰出局的,因为综合对比手机品质之后,我个人认为诺基亚除了结实以外,没有任何优势。那个全民人手一部鞋垫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特别是诺基亚的手机大多数还保持着有键盘的设计,可能这个会省些电,但是对于主要需求已经便宜到互联网移动终端的手机而言,这个键盘极大的影响了视觉阅读,相比之下HTC和乐Phone的屏幕更胜一筹。

淘汰魅族的过程比较悲剧,主要是考虑到魅族最近的一系列知识产权问题,可能会因为停产带来风险。其实作为产品经理,魅族的这种心态我很理解。这是一种中国手机厂商的普遍心态,即紧密跟进国外厂商的产品设计,然后用价格和微创新取胜,不过苹果用法律的皮鞭教育了魅族。

一个手机产品的设计总是和对未来的猜想与发展的预测有关。所以,如何看待未来、理解未来成为了产品设计的中心。对于开发电子产品的国内企业而言,以前做的到多都是代工产品,而如今成长之后,需要向更高的层次追求。

HTC被淘汰的原因是售后支持较差,这个售后支持并不是指手机硬体的售后支持,由于是智能手机,需要安装众多软件,因此现在手机的售后支持更多的集中在软件的售后支持,例如能否提供一些软件方面的技术支持,HTC水货是具有价格优势的,但是在售后方面基本属于完败。

最后是乐Phone和水果的对决,最近水果对联想、三星、HTC等厂家的崛起似乎也很在意。可水果要想在中国国内用好,一款越狱的水果手机可能才是最佳选择,不过仍然要面临诸多风险。在我看来,更困难的问题是Apple Store,软件目前虽然很丰富,但是在其中的应用多数都比较符合欧美习惯,很多软件开发者也偏好于开发符合欧美用户喜爱的软件,他们认为那样赚钱更加容易一些。

乐Phone此时的优势比较明显,特别是在中国市场这边,乐Phone平台中的软件更加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口味,而且操作也更加合理,不会出现诸多使用下载方面的问题。未来智能移动终端设备的对抗可能并不会发生在手机本身。

以电子书和手机为例,从使用体验上而言,乐Phone等众多的产品,并不比欧美的同类产品相差很多,而软件的丰富性才是决定一款设备未来的竞争能力。这就好比开一个超市一样,超市建设的美观性都很类似,而有强有力的供货商才是未来能否取胜的关键。

以这一点来看,魅族、HTC这些和苹果进行贴身肉搏战的厂商可能会遭遇非常痛苦的炼狱过程。所以,从一款产品的外观设计看来,诺基亚是苹果的对手。从一个产品的软件平台建设来看,苹果在中国的对手是乐Phone。

2010-12-09

文/苗得雨

一年半前,Google雄心勃勃的推出了Chrome OS,这是一款看似能够推翻微软王朝的产品。它有良好的出身,有最新的概念,有家底雄厚且最具互联网精神的父母,还有一群对Google永远只有爱意的狂热粉丝。然而,时至今日,Chrome OS几乎被人淡忘,而同胞兄弟Android却不断的焕发生机。本来打算与微软对决的Chrome OS,如今却首先面临自家兄弟的搏杀。

同根自相残杀

近期Chrome OS遮遮掩掩的呼之欲出惹得大众阵阵期待,这项在一年半以前由谷歌推出的PC操作系统被人看作为微软王朝即将土崩瓦解的象征之一。不过从前不久Chrome OS 社区发放的Beta版来看,可能有些人会失望了。在上周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被问及Chrome OS的时候,认为这款操作系统虽然仍将继续以有键盘的设备为目标,但是也会扩展到平板电脑、TV等领域。而这个表态带给人们的猜想是,Chrome OS将会和谷歌另外一个操作系统项目Android正面PK。

如果这个局面真的发生,那么谷歌就不得不弱化现在Android在平板电脑等部分领域的作用,对于那些已经信心十足,将Android引入到风头正劲的平板电脑设备的厂商们而言,这将打击他们对于Google产品的信心,也将削弱Android对开发者的吸引力。而令厂商更为头疼的是,现在Google对于Chrome OS和Android这两个儿子的态度很暧昧。

Chrome OS的工程副总裁Linus Upson认为,Chrome OS在未来将会成为Android的替代品,引用在小型设备和类似Google TV这样的大屏幕设备中,而Google移动平台高级总监Andy Rubin则认为,Android能够安装在上网设备、上网本、机顶盒和电视上。在外界看来,Chrome OS和Android在Google内部的比重和应用,连Google自己内部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这让很多厂商面临赌博一样的押宝式选择,大大提高了开发与跟进的风险成本。

Chrome OS究竟为谁而生?

目前仍在处于测试阶段的Chrome OS依旧保持了一年前的风貌,虽然比以前多了一些网络应用,不过仍然是一个完全依靠互联网的操作系统——或者更直接的说是一个无系统的浏览器。与大众熟知的Windows和Linux操作系统不同,Chrome OS操作系统将建立在云计算模式的基础之上,在某些方面更像是一个浏览器而不是一个操作系统。字处理程序等应用程序将不存储在设备上,而是让Chrome OS操作系统在用户设备和基于云计算的在线应用程序直接进行协调。

按照Google当初的计划,Android用于驱动便携式触控屏设备,而Chrome OS用于主要用于配置传统的键盘的设备。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中,触屏设备就是指手机等通讯触屏设备,而Chrome OS则是专门为当时风头正劲的上网本电脑所打造。Google的Docs、Gmail和Picasa等应用程序已经在通过网络浏览器采用类似的模式运行。Chrome OS操作系统将把这种技术直接集成到一个操作系统级。低资源消耗,所有的应用都与互联网紧密衔接成为了它的特色与卖点,对于当时的上网本来说,这些特色魅力无穷。

但是Chrome OS的云特性不仅让它高度依赖网络和其他网络应用提供商,而且对于作为主要平台核心的浏览器稳定性和扩展能力也有非常高的要求,解决这些问题Google不仅需要联合更多的网络应用合作伙伴,还需要提升Chrome浏览器的稳定性,这些对于Google来说都需要时间来克服,这或许是Chrome OS迟迟不能够向Android一样推出正式版的原因。

但是与此相反,Android因为开源与众多手机厂商的追捧,一跃成为了新的明星产品。以至于宏基推出了一款基于Android的Aspire One上网本电脑。宏碁在当时的声明中兴奋的宣称:“除了微软的操作系统外,宏碁今后还将提供多款Android上网本。”一家名为Touch Revolution的创业企业也在开发一款基于Android的厨房电脑。就连全球最大的PC厂商惠普也在考虑采用Android,而如今Chrome OS又再次浮出江湖,这让许多厂商感觉颇为尴尬,担心Google会因为捍卫云计算这块大蛋糕,最终削弱Android方面的支持。

即使谷歌不减少对Android的支持,Chrome OS的推出仍然会对Android产生影响。Strategy Analytics 预计,Chrome OS到2011年将获得上网本操作系统13%的市场份额,Android的份额将为7%。包括惠普在内的多家电脑厂商已经在与谷歌讨论如何支持Chrome OS。 但是,如果Android注定要被拓展到手机之外的市场,谷歌又为何要推出Chrome OS呢?曾有专家认为,微软就分别针对手机和PC推出了不同的操作系统,因此如果谷歌要与微软竞争,它也要推出两款系统。这种看法如今看起来像是一种别人有什么,我们就需要有什么的小孩儿把戏。但是对于Chrome OS来说,尴尬并不只是来自亲兄弟。

Chrome OS的失落

Google的开发速度没有赶上潮流变换的速度,就当Google幻想通过上网本优势垫付微软在操作系统中的地位时,乔布斯带着iPad闪亮出现了。就如同当年的iPod和iPhone手机一样,全新的概念、简洁的外形、全新的操作、革命性的体验、明星、抢购、拥挤、时尚,就如同乔布斯举办的年度嘉年华一样,iPad成为市场追逐的新宠儿,成为新的明星,所有的IT设备厂商都无比艳羡的看着苹果售货员在不停的数钞票。

不过,这时问题来了。iPad让大众遗忘了上网本,比起一个带键盘的低性能笔记本,大众更愿意花同样的钱,买一个更酷的产品。而Android和Chrome OS,谁更适合平板电脑呢?从近期两个开发团队发出的声音来看,他们认为自己都比对方更加适合。

从目前iPad的模式来看,Android比Chrome OS是更加适合的选择,特别是围绕着Android的平台逐渐建立起来,Android将会拥有与苹果同样的平台优势。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很多人认为未来平板电脑将会更加便宜,将会替代手机和上网本,成为大众手中真正的便携式上网设备,而如果是这样,那么基于云计算的Chrome OS显然更加符合未来的趋势。

但是无论怎样,Chrome OS都背负着Google云计算的梦想,在Google的战略蓝图中,只有将Chrome OS真正发扬光大,那么才能够粉碎掉“Web已死,Internet永生!”这个来自长尾理论作者安德森的魔咒。因此无论上网本是否真的有前途,Chrome OS也会朝着云端飞翔,如果不这样,那么对于Google来说,被粉碎的或许将是整个企业的未来。

而对于Android来说,移动设备也是Google的梦想,特别是当苹果和微软都纷纷在移动终端发力之后,没有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相信Google不会接受,特别是从目前的市场发展来看,Android现在前景更好,且发展更为顺利,Google也没有理由不支持这个现在正处在明星地位的操作系统。对于Google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

开发者的困惑

但是很多开发者却因为Google的计划而陷入了困惑,特别是许多没有能力在多个平台作战的中小服务提供商而言,Google这样做无疑分散了他们的开发资源和精力,也加大了他们进入Google领地的风险和成本,对于多数开发者来说,已经有了一个足够好的平台,为什么还要再推出一个平台?这让他们非常不解。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Chrome OS仍然在朝着上网本市场停经,并预计在近期推出一款基于Chrome OS的上网本原型设备,以便向众多电子设备制造厂商展示Chrome OS的魅力。但是对于Google的高层管理人员来说,平板电脑似乎已经粉碎了上网本市场,而Chrome OS是个什么,似乎连他们自己都已经说不清楚了。

2010-12-03

这部作品在电脑里压了很久,之所以不愿意将电子版放出来,主要是因为在中国抄袭现象太严重了。2000年我曾写过一篇《温故中国黑客史》,结果被抄袭的一塌糊涂,几乎所有讲黑客历史的书中,都会有那部分内容。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南都周刊》这种较大的媒体,不仅抄袭了,还在原作基础上篡改,让本来清晰的历史被扭曲。最后仍然希望大家尊重作者的心血。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 《偶然》

 

记得一位学者曾说:任何一段历史都有它不可替代的独特性。从这个角度看,伴随着计算机与网络应运而生的“黑客”一词和它的历史更是如此。仔细翻阅计算机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我们或多或少的都能够从字里行间中寻找出各种黑客的身影与痕迹,而其实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其实都是构建在这种从未间断过的科技极限挑战之中的。

一台伴随着战争的硝烟而生的机器,一个为了全球核大战而建立的网络,复杂的身世注定了它成长过程的叛逆将会多于理性。特别是黑客进入中国这样一个刚刚高速发展,但仍然没有忘却历史伤痛的国家。民族意识的空前崛起,网络无国界的强烈文化冲撞。黑客一时间曾被我们赋予了太多的神奇与希望。但好景不长,随着技术的发展,随着黑客还没有被明确赋予意义的名词越来越多的被滥用,黑客逐渐的成为了笑柄,逐渐的成为了一群拿着工具相互PK、窥看隐私、盗窃QQ号码、到处涂鸦的孩子游戏。

也从那时起,那些被赋予中国第一代黑客的人们开始拼命的甩脱黑客的头衔,他们开始拒绝让媒体称他们为黑客,黑客此时的意义已经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成为了半个带有贬义的词汇。当一次次病毒与黑客事件爆发引起国人的误解时,当一个个不良黑客用技术取得不义之财时,“黑客”一词逐渐成为了带有歧视性的技术破坏分子,甚至一度成为只会用工具的孩子游戏。

在黑客逐渐成为媒体的一个噱头之后,在今天我们希望通过回顾黑客文化的发展,洗尽铅华将历史与思想还原,我们期望以我们对黑客一次的重新阐述,让这个国人逐渐将其划为贬义词的名称,能够真正的高昂起头来,继续自己的辉煌和骄傲……

 

第一部创世纪

第00000001/一章 Hacker的缘起

 

现在,当你在国内追寻“Hacker”一词的由来时,在大多的网站或者书中是的描述并无二致,通常在字典解释“Hacker(黑客)”一词时,常会说它源于英语动词hack,意为“劈,砍”,最早是指“受雇从事辛苦而乏味之工作的人”,后被引申为“干了一件非常漂亮的工作”。在大多数对现代黑客诠释的书籍中,大多数信息产业领域内的学者认为,Hacker起源于50年代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中,他们精力充沛,热衷于解决难题。

而其实只要你仔细阅读英语言百科全书和微软百科全书就会发现,上面的解释认为

早期Hacker的由来竟然与这种黑色的出租马车不无关系

   Hacker来源于更早的一个名词“Hackney”。Hackney的字面词义为:“出租马车”;“作苦工的人”;“陈腐的”。无论你是否相信?至少从辞源上来讲,它们之间确实存有联系。最早,hackney指的是位于泰晤士河支流流域River Lea(利河)河畔的一个小村庄,由于Hackney Village(“哈克尼”村)水草丰沃,所以村子以盛产膘肥力壮的马而闻名远近。“哈尼克”村的马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奔跑,因此常被雇到村外供人骑玩,久而久之,这些马就被取名为“哈克尼”马。到了14世纪,hackney的词义进一步扩大,用来指代所有的“出租马车”。

     既然马车是租来的,使用者一定会充分利用租来“伙计”,让其干各种各样的活儿,慢慢的,hackney(马车)词义延伸,开始用来比喻“卑贱的苦工”。在此基础之上,16世纪,人们用hack writer来指代“替人写杂文的落魄文人”。

     另外,在蒸汽机出现以前,街头的“出租马车”可以说是泛滥成灾,于是,hackney也用来指那些“平庸无奇、毫无出众之处”的事物。到了18世纪,“hackneyed”被用做形容词,指“陈词滥调的,老生常谈的”。

“黑客”时常被人们误解,给人以神秘的感觉

     正是因为Hackneyed代表了“陈词滥调的,老生常谈的”,因此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当Hacker在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MIT)诞生时,就颇有些“打破陈规和老套思维”的含义。也正是如此Hacker当时这个还是俚语的词,被思想保守的学院派学者们灌上了“恶作剧”的含义,当然即便Hacker被不当的误读为恶作剧,它仍然是指那些“手法高明、技术精巧、与众不同”的恶作剧。

    而随着计算机和网络的流行,Hacker逐渐的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因此当这个词在二

十世纪八十年代进入亚洲时,开始有了一番全新的解读。在日本《新黑客词典》中,对黑客(ハッカー)的定义是“对计算机和微电子技术非常精通,喜欢探索软件程序奥秘,并从中增长了其个人才干的人。他们不像绝大多数电脑使用者那样,只规规矩矩地了解别人指定了解的狭小部分知识。”在这个早期的黑客定义中,我们还看不出这个词汇后来在亚洲地区变为贬义的意味。

    Hacker一次在进入中国内地后,被直接音译为“黑客”,而更早的Hacker中文翻译来自中国台湾,在那里它被音译为“骇客”。“黑客”与“骇客”在最初并没有现如今的明确区分,在当时的国人眼中,他们都是具有硬件和软件专业知识的科技人才,并有能力通过一种独特创新的方法剖析计算机系统的技术顶尖奇才。大众天真的认为,黑客能使计算机和互联网更加趋于完善和安全,他们以保护网络为目的,而以不正当侵入为手段找出网络漏洞。

一名中国黑客的工作室

     不过从主观区分正义与邪恶是人类的天性,特别是当“黑客”逐渐的出 现在大众生活的周围时,极端与恶劣的黑客行径开始被大众憎恶。于是媒体开始将黑客区分为两个不同世界的族群,而他们的基本差异在于:“黑客”是有建设性的,而“骇客”则专门搞破坏。

      “黑客”时常被人们误解,给人以神秘的感觉“黑客”一词当中的中文音译“黑”或

“骇”字总使人对黑客有所误解,真实的黑客所指主要指的是高级程序员,如 Linux 创始人林纳斯·托瓦兹,而不是为人所误解专指对电脑系统及程序进行恶意攻击及破坏的人。除了精通编程,精通操作系统如Unix的人可以被视作黑客外,现在精通网络入侵的人也被看作是“黑客”,但一般被称为骇客,对硬件设备创新的工程师通常也被认为是黑客。

     但到了今天,在知识贫乏的记者写的媒报道中,黑客一词已被用于泛指黑客和骇客,因此也影响了大众对黑客的理解。【注:001】

 

【注:001】:

现代黑客的划分

“黑客”(hacker)一词一般有以下意义:

一个对(某领域内的)编程语言有足够了解,可以不经长时间思考就能创造出有用的软件的人。喜爱编程并享受在其中变得更擅长于编程的人。

“骇客”(cracker)一词一般有以下意义:

一个恶意(一般是非法地)试图破解或破坏某个程序、系统及网络安全的人。在使用简体字地区,这群人应称为“黑客”(cracker),但于正体字使用时称垮客、怪客(以读音直译,此处与简体字地区的用词有所出入)等。“cracker”没有“hacker精神”,也没有道德标准。“hacker”们建设,而“cracker”们破坏。

一个试图破解某系统或网络以提醒该系统所有者的系统安全漏洞。这群人在大陆往往被称做“白帽黑客”或“思匿客”(sneaker)。许多这样的人是电脑安全公司的雇员,并在完全合法的情况下攻击某系统。

一个通过知识或猜测而对某段程序做出(往往是好的)修改,并改变(或增强)该程序用途的人。

“脚本小子”(script kids)则指那些完全没有或仅有一点点黑客技巧,而只是按照指示或运行某种黑客程序来达到破解目的的人。不少青少年因为网络入侵,传播病毒木马偷窃获利,破坏报复攻击等原因而电脑犯罪被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