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6-25

Windows 7,人人爱预装

在欧盟的词典里,可能微软的发音可能不是微型软件,而是垄断软件。早在几年前欧盟委员会就因微软公司在Windows中捆绑媒体播放器并拒绝向服务器行业竞争对手公开兼容技术信息,与其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反垄断较量。在此过程中,微软公司先后被欧盟委员会处以近17亿欧元罚款,并被迫同意发售不附带自身媒体播放器的欧版Windows。

可是上一轮风暴还未过去,又一轮调查接踵而至。由于再次受到欧盟的反垄断调查,微软决定最新的Windows 7欧洲版将割离IE浏览器。微软放下了强硬的姿态却让许多消费者很紧张,对于多数普通用户而言,如果联网之后没有浏览器怎么打开网页?没有办法打开网页怎么获知下载浏览器?这个死循环一样的问题深深的困扰着他们,也开始让部分IE的粉丝呼吁抵制其它浏览器。

发起对微软浏览器反垄断调查的欧洲浏览器厂商Opera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中国的软件预装给了Opera一点灵感,Opera最近发表声明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能够让微软预装多个浏览器,这样就能够给用户更多选择的机会了。

用别人的鸡和窝孵自己的蛋,借着Windows的普及率让所有的用户都可能选择Opera,即便不选择Opera,这样一个出现在Windows上选择也实现了广告效果,Opera的预装算盘如此精明,难怪人人都爱软件预装。

 

分享视频,版权不是强权

Opera想让微软分享个位置给自己,钟爱分享的还有视频分享网站,不过最近北京海淀法院却给广电总局和其他监管部门通发了一个司法建议函,建议取消视频网站的分享模式。理由很简单,因为有盗版。因为存在盗版就取消视频网站的分享模式,无疑是要了视频分享网站的命,但是关闭了视频分享网站,互联网上就没有盗版视频存在了吗?

这种脑袋一拍灵光闪现的解决办法让许多视频网站不寒而栗。法院在维护知识产权方面的心情虽然值得称赞,但是我们并不能因为维护正义而剥夺社会资源。如果按照北京海淀法院的司法建议推理,VCD和DVD都有盗版,是不是国家早点儿就应该关闭所有DVD和VCD生产厂商,没有了DVD、VCD播放机,市面上岂不就没有了盗版?

其实面对盗版问题,政府机构和司法机构应该加强的是相应的监管程序,而非要夸大视频分享这种网络模式对盗版的危害。况且,我国现有的法律条款足以能够达到保护版权者合法权利的目的,如果仅是因为盗版从关盘转移到了网络之中,就动用一刀切的强权措施,这种代价将会是对公众使用网络资源的更大伤害。

对于一个成长中的互联网,对于一个构建中的法治社会,被夸大的危害牺牲的将不只是一种网络共享模式,而是公民对法律的认识。

2009-06-17

在如今的IT业内,Google几近等同于永不失败的神话,看看它身上散发的光芒:最有钱的网络公司、股价最高、市场份额最大、人才最多。我们就能够知道许多人对于Google这种神话般的崇拜来源何处。

不过Google并不是万能的,例如你现在Google图片中输入你的名字查找,会出现一大串不相关、你不认识的相片。虽然Google一直在挑战超乎大众想象的新奇项目,但是在它主攻的搜索领域,特别是文字搜索领域,Google虽然是该领域搜索的巨头,却无法做到独霸天下,它也是有他所做不到的事情。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Google在文字搜索领域的英文语种中具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其他语种Google目前只能够做到拥有该语种的搜索,因为语种变换之后,相应的搜索技术也存在很大的差异,所以Google在中国没有战胜双字节领域具有搜索技术优势的百度,在同样的中文词汇搜索结果中,Google的搜索结果一直没有超越百度,并且现在仍然存在差距。

而且这种现象并不只存在于百度,并不只存在于中国,2007年登录纳斯达克的Yardex,占领着俄罗斯 60%的市场份额,而Google只有8%。法国投资了一亿建立的Quaero和Exalead, Voila,Dir霸占着拉丁市场大部分的搜索市场。德国的Seekport和阿拉伯的Sawafi在欧洲、中东和印度也大举圈地。

无疑,Google在全球搜索引擎中占主导地位,但在少数国家,比如韩国、俄罗斯、日本以及中国,Google多年来一直无法进入第一阵营。特别是日本,这个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市场(网民数量约为1亿)已经成为了Google最难啃的骨头。日本雅虎长期稳居当地搜索老大宝座,去年9月份的市场份额为51%,Google份额是39%。相比之下,Google日本要比Google中国有面子一些。

Google的落后并不是不重视日本市场。月初,Google对日本主页进行了改版,直接将日本网民的“热门关键字”放在了首页上面。之后,Google又聘请了东京互联网广告公司Cyberbuzz推广其widget版关键字服务,只要博客作者撰文赞扬该服务,就可以通“Pay-Per-Post ”形式获得稿费。偏偏,这个东西是Google在美国市场极力反对的。

TechCrunch的Serkan Toto用了一句话来形容Google日本的这些做法:利用各种诡计击败日本雅虎(Uses Every Trick To BeatYahoo In Japan)。看来这块骨头真的不好啃,为了提升份额,Google日本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最近投资网站The Motley Fool发表分析认为买入谷歌股票不如买入百度等本地搜索巨头前景更好的原因吧。而在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百度营收与净利润分别增长41%和24%,而谷歌按照非公认会计准则(Non-GAAP),第一季度收入仅温和增长6%。谷歌仍然表现良好,但增速明显放缓。

如今中文网页数从以前占全球互联网的2%飞速增长到如今的15%,恰恰伴随中文世界的经济发展,中文网页数能够强劲增长,侧面巩固着中华文化在互联网世界的影响,百度专注中文搜索可以说是借到了现实世界的大势。这种大势也让分析师格外对百度看好,认为今年百度收入有望增长30%,到2010年每股收益有望增长41%。与此同时,华尔街分析师预计今年谷歌收入仅增长8%,预计2010年收入增长14%。

其实说到底,强龙不敌地头蛇,哪怕Google再强,但它恐怕也只是一个世界性的搜索引擎。当别人想搜索其他国家或者语言的内容,比如:俄罗斯人搜索中文的时候,他可能不知道用百度,那他只能用Google了,但是他搜索俄文的时候,恐怕就会用Yardex,而不是Google了,所以在非英语系国家中,Google也有做不到的时候。

2009-06-16

苗得雨

微软的必应搜索引擎刚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雅虎的CEO巴茨女士就坐不住了,先是在《华尔街日报》的D7大会开会前给巴尔默写留言纸条“别想了!”,接着在接受D7记者专访的时候,又大爆粗口,骂出了美国国骂。虽然谁也不知道巴茨的“别想了”,是让巴尔默不要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雅虎应该一直在想着微软。

众所周知,从2007年底业绩开始不佳以来,雅虎就被股东作为了一个待嫁的新娘,只不过面对微软抛来的玫瑰是,这个新娘希望微软的彩礼能够多些、多些、再多些,主要原因就是雅虎对自己的搜索业务的魅力非常自信。只可惜让这位新娘始料未及的是,与微软多次在价格上没达成协议后,微软马上推出了自己的必应搜索引擎,效果也要比雅虎的出色。

如此一来,雅虎这个新娘的魅力瞬间全失,所以也难怪当记者质疑巴茨女士不懂互联网时,她火气大口喷粗口了。不过这位女CEO的国骂却引来了传媒对雅虎的新一轮关注,这颇让巴茨女士得以,于是在本月6月7日的员工大会上,巴茨女士骂了更多的粗口,并以每分钟20个国骂的速度告诉员工,以后的雅虎将用F**k You!作为自己的公关策略。

连骂街都可以作为企业的宣传策略,可见雅虎这位待嫁新娘对于自己的失宠多么焦虑,不过除非微软能够接受巴茨女士这种打是亲骂是爱的示好方式,否则如果雅虎业绩再次下降,股价再跌,估计雅虎的股东们就该对巴茨女士说F**k You了。

 

Facebook,向QQ那样赚钱!

雅虎想买个好价钱,著名的SNS社交网站Facebook最近也想再赚一笔,在此之前网络中所有的SNS网站几乎都是单纯的依靠周边广告赚钱,例如国内的开心网,就一直在依靠让用户玩带有某些厂家特定产品的游戏赚取广告费,Facebook长久以来也是依靠这种方式生存。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笔钱显然不够足以满足Facebook的胃口,于是近期Facebook打算开辟另外一台财路——虚拟商品收费。其实说白了这种收费方式就类似腾讯公司的QQ秀一样,让用户可以将自己的真金白银更换成Facebook的虚拟币,用户在拥有了虚拟币之后在去购买一些Facebook提供的虚拟商品。

对于没有接触过QQ秀的国外用户来说,这可能是一种不错的收费模式,但是对于仍然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苦苦厮杀的中国SNS网站而言,想依靠这种模式明显太不靠谱,从QQ到网游,各种虚拟装备已经在网民的口袋里搜刮了一圈了,国内的SNS网站又过于松散杂乱,所以想学习Facebook通过这一招在用户口袋里掏钱很不现实,这对那些模仿Facebook惟妙惟肖的网站来说或许是个噩耗,榜样寻找到的发财致富之路竟然是另一种QQ秀。

 

微软,蚂蚱也是肉!

经济危机来了,大家手都的确都紧了,所以盯上小钱的除了各家SNS之外还有一贯以财主形象示人的微软。近日微软就将中关村部分DIY装机商家告上了法庭,微软认为被告公司销售的DIY台式电脑都安装有盗版的微软软件,并销量巨大,微软为此开除了50万元的账单,看来蚂蚱再小也是块肉,不过50万元对于微软来说恐怕连个蚂蚱肉都算不上吧。

当然,微软大概并不是为了这一只蚂蚱肉,从针对这些公司的调查时间可以看出,微软调查这些中关村商家盗版行为的时候,正值微软黑屏反盗版期间,而这应该是当时一系列反盗版活动的一部分。对于处心积虑培育中国市场数十年比尔盖茨而言,中国人现在真是爱上了Windows了,离不开Windows了,所以现在该是结账买单的时候了。

2009-06-11

“到2010年公司的收入将超过6亿人民币,净收益接近3亿人民币,也就是说我们利润率很高的,因为我们是一个软件公司。”

 

绿坝来了,这款软件一出世就已经打算在1年内狂卷6亿人民币,也就说每个中国人都要给这家公司五毛钱的保护费,当然这钱“绿&花”两家公司不会直接到您的家门口征收,而是直接由工信部从每个纳税人的口袋里掏给这家公司。

在全球所有的IT企业都陷入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的时刻,这家公司显然可以列为成长最快的,比起去年微软在中国的盈利而言,研发“绿坝-花季护航”显然可以轻松就将微软超越。这还仅仅是在中国大地上强制安装了以后,如果外交部肯做一个提案,上报到联合国,让今后全球每一个出厂的台式机都安装我们这款软件,我们这家中国公司超越微软、谷歌简直是易如反掌。

工信部不是一直强调此举乃国际通行吗?而且谁敢不通过中国的这个提案,我们就质问他,大声的质问他,你有孩子吗?你们有孩子吗?潘基文你有孩子吗?你没孩子总有孙子吧!不过绿坝方面也别装孙子,自己有靠山就是有靠山,有猫腻就是有猫腻,其实大家还是蛮欣赏绿霸方面的强硬态度的,这种收了全中国人的钱又藐视所有网民的态度很帅。

没办法,强硬的理由就是人家赚钱容易,看看我们今天的商业环境,且不说360等免费安全软件,连瑞星等杀毒软件都免费使用的时代,可想而是为了商业推广,为了占领市场,软件厂商几乎都打破了脑袋。对于那些极其不知名的小软件而言,只要用户能够使用自己的软件,别说免费,倒贴钱做广告都是愿意的。

而这些对于绿坝来说都不算什么,不仅由政府出面“非强制”的责令限期必须安装,还对要对逾期未预装、不按时上报、虚假上报和拒不上报的非强制改正。工信部的新语文文学真实这是折磨我,如果真是一个深受家长用户欢呼欢迎的好软件,人见人爱,为什么有人还会不按时安装?

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工信部还真是视金钱如粪土,全民安装“家长管理软件”也是全球首次,不过这就牵扯到了未成年人隐私保护的问题,孩子访问了什么网站,家长是否有权利知道?如果这款装有绿坝的电脑被公司单位采购后没有卸载,会不会侵犯公司员工甚至公司的隐私?

在财经杂志的调查中显示,国内大多数安全厂商并不知道,也没有参与到此次过滤软件的招标中。绿坝我也安装后测试试用了一下,感觉此款软件并无特色,类似功能的软件在N年前的时候就到处都是,工信部以什么理由选择了这个名不经转的绿坝呢?工信部目前的强硬态度和挥金如土的作风,其实让民众感觉到的并不是来自政府的关怀,而是某些部门的家长作风,当然这自然让我们产生联想,是否有些领导收了有关方面的贿赂,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吗。

四千多万买来一个国内非议国外质疑的软件,这钱花的不仅不值得,而且给中国的国际形象也留下了专制的新阴影,不知道背后有什么推力能够让工信部敢如此做。网上就有网友热议说,随着官员子女不断从学校毕业走入社会,他们很可能由于自己所学专长转而经商,让自己的官爸爸官妈妈给百姓开出更多的“强制必需品”,一想到这里我就不寒而栗,还是企盼这些官员子女少学软件专业吧。毕竟,年收入六亿,都是强行从百姓的口袋里拿走的。对于由绿坝形成这个网络民意堰塞湖,不知道多久才能够疏通。

 

最后,让我们在做一下心理准备,看看绿坝打算怎么从我们口袋里赚钱吧,等有一天您办理宽带业务的时候,不要为多出的钱吃惊,因为这是为了您的孩子,您的孙子,您的子子孙孙考虑的。

在2006年某杂志举办的风险投资会议上,该软件开发方金惠公司财务总监梁宇云就曾畅谈过绿坝的收入模式,“对于家庭用户我们准备以每年会员费收取,我们提出一年150块钱,250元将是银卡会员,我们将提供比较多的服务,包括和网站的合作,成为网站的会员,联合举行促销活动。300块金卡会员几年之内将会得到软件产品的免费更新换代。卖给学校是网络版,价格3500块人民币,每年收取200块的维护费。对于电信运营商这一块跟代理商是每个月收每个用户10块,我们分48块钱。对于政府是一次性收费100元,每年收取20块的费用。”

“2006年学校是我们主要客户,政府也是我们主要收入来源,预计2007年、2008年学校是我们主要收入来源,因为在这过程中,预计三年之内,全国学校将是我们公关的对象。”———这位总监在2006年就准确预言了公司的发展前景,2009年教育部等几部委要求全国中小学联网电脑都要安装该软件。

“到2010年公司的收入将超过6亿人民币,净收益接近3亿人民币,也就是说我们利润率很高的,因为我们是一个软件公司。”